原本打算在12月31号写完年终总结的,但也因为一些原因推到了现在来写。

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评价这一年究竟如何,但至少,较之以往也是有较大变化的。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自己在变化还是外界在变化。不管怎么说,运动是永恒的,变化也就理所应当是无时无刻在发生的。

过往

遗失的人脉

書斎, Pixiv ID: 73212619

到了高中,我似乎丢掉了往日并不看重却异常珍贵的东西。

初中时候,我虽自以为存在感薄弱,但至少身边还是有两三好友在的。尽管我只能作为一个个体,无法和他们完全打成一片。但也比现在要好吧。

中考完,我与老王和Sans等人的联系就没那么密切了。而到了九月份之后,又是崭新的生活,但这么一转变,我便不是很自在了。

我不解我九月份在2021级4班建立的人际关系是如何恶化的。也许是在开学第三周被同寝带手机的狗东西吵得睡眠障碍加剧,被迫告状却遭发觉而导致的;也许是大脑发昏,在某个小群发了什么猎奇玩意儿导致的;也许是我给一体机设置了密码导致的……

但在现在看来,与这些人划清界限是迟早要发生的。


初中时,我不受老师重视,这也大概是我此前感到没有存在感而自嘲“阿卡林”的原因。到了高中,情况却反过来了,因为我遇到了能够欣赏我、接纳我的老师们,甚至和他们成为了朋友。从某些方面来讲,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也因此,我现在可以说是年级组办公室的常客,因为自己班的教室里时常弥漫着一股晦气。

但值得庆幸的是,下个学期就分班了。在新的环境里,就算没什么存在感,也比现在2021级4班要好。为了这个2021年8月30号建立的2021级4班尽早解体,我甘愿做这个叶利钦。

人际关系变差算是我2021的遗憾之一,但我并不打算去改善。有趣的灵魂会吸引有趣的灵魂,因此,人际关系也就没有急于改善的必要了。

自我,自信

消散的回憶 ,Pixiv_ID: 48199368

在思考“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之前,先思考“谁是我们自己”

搞不清“谁是我们自己”这一问题的人是不会有立场的。


我曾经向他人问过这么一个问题:“我是谁?”

从外人看来,问这种问题的人是荒谬的,但在那个时候,我的确不认识我是谁。到现在,我也不确定我是否认识自己。

就像是在白纸上画没有轮廓的空气一样。

因为不认识自己,所以才会接触到MBTI这种工具来寻求自我认同和自我满足,进而把其结果标签化。我每每自我审视时,所想到的总是那四个没有特别含义的字母。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因为我很难给予自己信任,我只敢根据他人的评价来判断自我。当他人对我的评价一直转向负面,我也就不由自主地自我怀疑了。

1

此前心理咨询的实习老师建议过我可以自信一点,与我亦师亦友的语文老师对我新年祝福的答复也是建议我自信一点,我主观意识当然也想,但没过多久,我就会莫名其妙地将这自信丢掉。

我自嘲:“没有能力的人不配拥有自信,因为他们连自信的能力都不会有。”

求知

大図書館 ,Pixiv_ID: 67863722

“学习主动”

一方面,这种夸耀使我满足;另一方面,我对这种夸耀持怀疑。

我真的是因为应试而“主动学习”吗?

不,我反感。以我的行事风格,以“考试通过”为目的而采取“学习主动”的手段,我是绝对坚持不过三天的。

即使我接受一定的功利心,我也没有那么强的执行力。也许,推动我“主动学习”的是“兴趣”,也就是“非·功利的”。

手段是“非功利地求知”,目的只是满足精神世界需要罢了。

学习可是一辈子的事。


2021年,我有49天在图书馆呆过。

图书馆的空气总是宁静的,不管人流量多少,总是如此。我很享受在这里的时光。

即使从家到省图的车程一小时,我也愿意折本在里面借本书,坐上一两个小时。

频繁拜访图书馆可以视作我非功利地求知的开端。

促使我求知的是社会负面情绪,而让我爱上它的,也许就是图书馆。

以下今年阅读过的书籍:

  •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弗·恩格斯
  • 《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特里·伊格尔顿
  • 《我是猫》夏目漱石
  • 《飞鸟集》泰戈尔
  • 《化物语(上)》西尾维新
  • 《化物语(下)》西尾维新
  • 《芥川龙之介小说精选》芥川龙之介
  • 《林庚诗选》林庚
  • 《毛泽东选集(第一册)》毛泽东
  • 《三闲集》鲁迅
  • 《希腊悲剧时代哲学》弗里德里希·尼采
  • 《故事新编》鲁迅
  • 《全球通史(上)》斯塔夫里阿诺斯(搁置)
  • 《毛泽东选集(第二册)》毛泽东(搁置)
  • 《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罗伯特·所罗门(搁置)
  • 《庄子译注》庄子
  • 《西方哲学史》伯特兰·罗素(在看)
  • (Etcetera)

在这之中有六成书籍是和文史哲有关的。

大概也是因为我看书的偏好,我和语文老师的关系不错。但语文成绩还是低于平均分,在这一点上我对不住她(,,ԾㅂԾ,,)


文学少女と秋, Pixiv_ID: 52079378

江西2021实行新高考改革,我的意向选科是“政史地”。

若是放在三年前,让我规划我之后的选科,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理科!”

但,时代变了。

我选“政史地”的原因之一是“学不好数理化”,但单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我选纯文科三门。

你会编程,那你为什么选纯文?

你确定不选理化生或理化地吗?

有人如此问过。

对啊,按理来说,搞技术的这一类人不就应该是理科生吗?

的确,但我不愿意。

人类的本质是自由自觉的人类劳动

我是人,然后我才会使用工具,进行工作劳动生活学习。这一切活动都基于一个前提——我是人。

人不仅应是理性的,还应是感性的。缺乏人文情怀的人,与机器无异。

而劳动异化和工具理性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丢弃这种人文情怀了,一个鲜明的例子是4月26日上海地铁二号线事故后众人的态度

日本之后就到天朝了。

所以,我更愿意做一个人类,我追求理性,也保留我的感性。不仅如此,我还要融化他们心底的寒冰,使他们得到解脱。

我遂加入了某些人嗤之以鼻的文科生之列,喊道:

Liberal Arts Students Will Never Be Slavery!

学生会

人生中第一次加入学生会,目前来看还挺顺利的。

现在

是过往和将来的分界线。

鸣谢 ♥

身边

  • 初三陪同在我身边的诸多好友:老王、Sans、神仙、阿甘、坤坤、狗子,Etcetera;
  • 2021年四月后同我恢复联络并常常陪我去省图充实我生活的发小Decretum
  • 高中一直待我友善的几位同学:敏琪、天文、日天宝宝、乌洋、嘉豪;
  • 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
  • 聊得来的校友:曾·见路不走、光翼、徐·怎么又是你·洪瑞;
  • 学长:正太;

友人帐

blogroll

感谢陪伴!

将来

发展

2022,活下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做自己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坚持学习、实践

时间不多。

学会表达

( •̀ ω •́ )✧

锻炼逻辑思维

先发展Introverted thinking,尽可能让自己有条理一些;然后再发展Extraverted thinking,变强势一点。

不要放弃理想

φ(..;)

我近来连续被几个十六七岁少年的才情、理性、崇高的愿景和抱负所深深震撼。

和以往接触到的同样有才情和理性的少年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不再笃信历史终结论,依旧悲观,却不愿放弃。

他们会是希望。

——Temple

寻找知己,越多越好

( ´・・)ノ(._.`)

往前端走

众所周知,大学专业和就业不一定对口,而且某乎上就有很多文科生走前端程序员的例子。

既然咱本身就有一定基础,那就往这方面发展吧。虽然当下更为重要的是本科上岸。

想法

  • 写完这**的年终总结赶紧***去睡觉!

    现在是2021年1月16日凌晨4时

  • 争取今年换一台笔记本,不然背要坏掉了;

    买二手的凑合用吧,反正我也不打游戏。ㄟ( ▔, ▔ )ㄏ

  • 养花:

    最近突然来了兴致想养花,目前想养石蒜(也就是彼岸花,我对这些悲剧色彩的事物情有独钟),打算从某宝买种球回来从零种起。既然是从零开始,那么,单纯的养花缺少了点乐趣,于是我打算用自己之前整过活的LT18i给它整个延时摄影,将其发芽到盛开的全过程记录下来,之后做成视频;我还需要一块Arduino,一个土壤湿度传感器,一个温湿度传感器,一些杜邦线来记录环境温度、土壤水分等信息……

  • 多收一些压岁钱

    欸嘿嘿嘿嘿嘿(´﹃`)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是)

  • 试图自学日语

    (当然,建立在英语不落下的前提上)

  • 元月去放烟花

    至今已经很久没在春节闻到年味了

  • Etcetera

2022,准备好了吗?

已经在路上了(震声)٩(θ‿θ)۶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Pixiv_ID: 95198961

Jan. 16th.,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