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八月廿三日无题

可能是受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危机所影响吧,壬寅年的中秋我没吃到月饼,在当时,多少是个遗憾。

巧合的是,周三临时有事,归家住了一晚。早上刚要起身回学校,就发现餐桌上有一盒蛋黄莲蓉馅的月饼,便一并带回了学校。

晚上回寝,我总还是耐不住饥饿了。即使是在那惨白冰冷的节能灯灯管下,那泛着油光的月饼依旧诱人。我拆开包装,轻轻咬下一口。软糯的椰蓉的甜味在口中扩散开,不禁让人回想起儿时……

然而,咬下第二口、第三口,我便觉得这月饼的甜有些过腻了,方才的期待也烟消云散了。就算我开了瓶牛奶来喝,也消解不掉这腻甜。若非有蛋黄,我可能早就将它丢弃了。

但是,我将这月饼吃掉了一半,蛋黄依然没有探出头来。我忍着甜,又吃了一小口,还是恶甜的,没有蛋黄。

正当我失望至极,将要丢掉那最后的四分之一时,我却发现,那一枚蛋黄,贴着饼皮,蜷缩在一角……

rt.

rt.

倘若我只将月饼吃掉一半就将它丢弃,那这一枚蛋黄岂不是要被白白浪费?

或者说,“浪费”只是相对于我而言的。于蛋黄而言,是否这将成为其一生的遗憾?

梵高的画作被人发现、赏识,也是他死后的故事了。于梵高本人而言,仍可以算是一种幸运。但如果他的画作至今不为人所知呢?他之后的表现主义以及诸多美术流派,是否要待到多年后方可问世?

我希望我是有能力的,但就算我博学多才、样样精通,也难免会受诸外部条件所限,没发完全发挥我的能力。

我所处的这个时代并不缺人才,其中也不乏会有人抱着自己的理想和才华,蜷缩在墙角,郁郁而终。倘使给他们活下去的动力,他们也能发光发热。

可惜而又可恨的是,落后的生产关系不会向这些废物施舍一星半点的怜悯。

無題, illustration By oyama, pixiv artwork 98333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