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阶级与学校

我低头了。

在回家的公交车刚好经过二中后的那一片刻,我低头了。

但我也不解为何要低头,也许是恐惧,也许是羞耻,也许是悔恨……

不管怎么说,我隐约觉着,一个二类中学的学生,在高升学率的重点学校学生面前,有些无地自容。我并不后悔来到我现今所在的这所学校。

大概又是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情结在作怪。尽管我在努力用理性努力压制我的自卑情结,但有些时候,理性的长城还是会被汹涌的洪流击垮。


Q: “不知道为什么,穿着校服去图书馆被其他升学率更高的学校的学生留意到会让我非常不适,即使说这之间不存在阶级。不知道是不是聚光灯效应。”
A: “堂堂正正带点自豪地走进去,然后用时间证明求知不分学校,人会在不同阶段成长。”

这是先前一次穿校服去省图时的感想,以及一位长者的评论。尽管我收到了这样的建议,但在那次之后,我就没怎么敢再穿校服去省图。

就现在看来,这条建议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吧。


虽说学生群体难以被划分为任何一类阶级,但他们的学校的优劣(教学水平、教学资源等)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将来的阶级。

那么,不同学校的学生之间就会存在一种类似于社会阶级的等级制度。划分这一制度的就是考试。学生身上所穿着的校服,也反映了他们的等级和能力,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他们将来所处的社会阶层。

也许,这些重点中学的学子有我们想象不到的痛苦,亦或者,我们有这些重点中学的学生享受不到的轻松,但是,学校之间存在的等级制度还在那里,不以个体的意志所动摇。中考之后,还有高考。

一个令人无比绝望的事实——“一考定终身”的分流并没有被缓解,相反,现在的情况比当时更为严峻了。


我希望,也只能希望我之后的人不要再有这种学校的自卑。但,既然阶级存在,那么学校之间的等级也就存在,不同学校的学生之间的鄙视链也会存在。

要肃清这一切,可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

Mar. 19, 2022.

Food Chain, illustration by Matabeku, PixivID: 92530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