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D TO BE

往事

小学时候,教学楼朝西的花坛常种着一类花儿,我到现在还叫不出名字。但只记得,花是红的。可以把花托那一部分抽出吮吸。

课间几个女生常常跑去玩耍,顺便品尝一点点花蜜,然后把花瓣留在花坛里。

我有幸在某个同学的推荐下,我也有幸尝到的花蜜很甜,像极了糖水,却又比糖水细许多。

可惜那朵花我再也没见到了。

游戏

大概也是三四年级的时候吧,我常常会去朋友家玩游戏,尤其是W同学。

印象中,只要是游戏,他都玩。小到4399上的Flash游戏,比如《Q版泡泡堂》;大到Steam上的3A大作,比如GTA。

他常坐在电脑前十分投入,而我始终在一旁观战,做吉祥物

W同学在其他同学眼里是高冷帅气的存在,而我和他恰恰相反,是naive的存在,呵呵。传闻有好几个女孩子吻过他,但也无从证实了。

小学毕业后就没再见到过他。

零食

那时候最喜欢吃的,当然要数天朝特色的辣条了。在学校门前小卖部里都有,讲究点的就花一块钱买两包亲嘴烧,或者一包XX面筋。如果身上刚好有五毛钱,那也够买其他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辣条……买好,就在校门口吃完,舔舔嘴唇,再抬起手用校服袖口随便擦擦嘴进教室。

现在很少吃这些。

未闻花名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几个月前我偶然刷到这部番。

我是被ED吸引过去的,真的。ED的曲调混合着轻松、温馨与忧伤,夹杂着对过去时光流逝的怅然,再加上ED画面的精美,以及在1分38秒高潮处灰色的花朵的停顿,霎时充满色彩,随之上升,令人惊艳。

具体的内容,这里不做剧透,但请一定要看完。

很多人认为这是部催泪番,我看完这部番时,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感到naive。我没骗你,这是我看完这部番时的真实想法。

但……时间一久,你就会发现泪点在何处了。

几天前,雨下得大。在闲暇时,偶然遇到当年和自己一同升入这所学校的小孙,便聊了起来。

“你知道我最近碰到了谁吗?”他问。

“不知道。”

“晚自习放学回家,我碰到了WZ和CY。你还记得这两位小学同学的吧。”

“当然,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我上前打招呼,然后他们似乎忘记我是谁了。”

……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鲁迅《故乡》

人,成长的过程中,往往会把自己的那份童真掩埋。你我都是如此。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在公共场合显得很naive。

但就像迅哥儿和闰土,分别后的重逢才发现彼此都已不是当年的彼此,熟悉而又陌生。

或许,《未闻花名》无法让我重拾那布满灰尘的童心。但至少,它让我回忆起童年的花、游戏和零食,以及一切童年美好的事物。这就是它最催泪的地方。

雨仍然淅淅沥沥地下着,水和着泪从我的脸颊流下,眼前便只剩下一片朦胧了。我在朦胧中,看见了那时的伙伴们,那时的老师,那时的花草,那时的阳光……

未闻花名,但闻花香。再遇花时,泪已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