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暄

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了,因为此前一直在忙着创作自己第一首Vocaloid原创曲。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更博客,也有染病新冠的缘故。

买不到药。犹幸家里还有一瓶小儿用的布洛芬口服液能凑合着服用,不然我可能会更加痛苦。现在虽不至于发热、肌肉酸痛,但是咳着也很难受。

借此也看清了某些“人”物,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


为什么会得新冠呢?

学校高层领导是一定要为此负责的。尽管放开的大环境下人人阳性也是早晚的事,但校方是打算正常上到周六(后续有所妥协,于是周五就放人了)。

然后,至少在我们班,我所能看到的,有近半人在回家后出现了症状。再接着,貌似诸任课老师也因病不能教课,索性直播课也取消了,转而去看视频课。

我并不知道上级领导是如何做出决策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师生共同阳性,一定有校领导的责任。他们知道疫情之下人人自危,却还是执拗地选择了损失最大的方案——照常上线下课。他们并不用担心这一切,反正有老师、学生和家长三方为他们的伟大政策擦屁股。

在中国,如此官僚主义的做法不少见,都习惯了,于是都选择沉默。


我讨厌在学校待着。

在那里,我不会觉得我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千万人中可多可少的一个个体。就像是柴捆起的社会,我在这之中,可有可无。

我被客体化了。

为保全自己,我只能践行一种个人主义,来对抗非互利性质的、排他的、虚假的“集体主义”。否则我只会随波逐流。


人有自由意志吗?

我还是比较支持折中的法兰克福学派。

至于拉妖?让它先去眺望自己的命运吧。


好孩子无时无刻不受到囚禁。

Dec. 20, 2022.


之前因为病情严重,在这里停笔卧床休息了。

现在大约过去了三四天,烧是早就退了的,头也不是很晕,咽痛也逐渐好了。但是,咳嗽,有时候会止不住地咳。

昨天出门散步,走了没十五分钟就觉得身体虚弱,回到家就已经站不稳了。


起初看着别人在做Vocaloid,后面看久了,自己也想去做了。

B站视频地址


愈发无法静下心写东西了。

Dec. 24, 2022.

读书

  • 尼采《权力意志》
  •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 阿尔贝·加缪《西西弗神话》
  • 让·保罗·萨特《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 鲁迅《华盖集》

    基本上就这些。


就先这样吧。